„,更应该借此呼吁更多基金的出现,来帮助年轻人开展他们的摄影工作。

本来不想说这些话的,只是希望以这篇文章作为争论的结束。也希望不要再有新的争论了,如果要争论我是一个有缺点的人的话,这显然是不用争论的话题。


1.    谢谢任老师的回复,请别误解我真是要指责你的人品,我是通过你的身份,论坛,活动,在谈论摄影的教育及问题,你的态度行为是一种态度的形象符号,就象我的出现在很多人眼里很变态一样,无所谓,请别介意.

我想各位都清楚,中国摄影发烧友是占绝大比例的,发烧的状态很难听进不同的声音,各个坛子一片马屁声,他们是玩儿的心态,我认为玩儿也有玩儿的好的,也要学习,听的都是马屁,能受益么?

因为任老师的良好口碑,我才有兴趣参与其中发言,讨论,或被骂,明白人都知道我顶着口水在陪聊,是为了什么?

可能大家认为捐款是种慈善,我说能在假话泛滥的语境中说真话也是慈善,这是信仰的力量,那些骂我的人可能最需要救济,所以我能躲开么?坚持把话说清楚,让小孩也能听懂,我是这么想的.

我把我所有发过的言都整理在一起,他们是有逻辑的,
1,怎么进入1416,对他们感兴趣
2,camp3上的发言,等着任老师回答,她不出声.
3,谈谈言论自由的重要,和态度的关系
4,介绍我自己,作为你们了解我的谈话背景,这是尊重.
5,提出我对摄影现状的看法,

6,任老师写过ofpix基金问答后,我提出问题,等任老师回答,
7,在任老师不回答的两天里,发生很多鸡同鸭讲的争论.
8,今天任老师的回答也能看到她的观点,大家看吧.
9,我用点棍子是一种对待沉默态度的手段.
0,所以我也要接着板砖,谢谢各位,

评论由 王笑飞 — 12月 11, 2008 @ 12:31 下午

1.    我认为摄影教育不是缺基金,缺大奖,缺资讯,而是确实诚实的勇气,缺失诚实的评论,缺失面对问题的勇气.

手中拿者最先进的数码相机不知道拍什么,
在摄影专业学了四年花了十多万,不知道学了什么.

所以任老师,基金不是个什么必要的东西,
而你该给他们的是你的诚实的勇气,你有多少?

评论由 王笑飞 — 12月 11, 2008 @ 12:49 下午

 

 

 

 

12月 11, 2008

邀请王笑飞

    教室最近很热闹,我想,我们能否把争论、吵架的力气放到一些实在的地方。这也是王笑飞一直要求的,要诚实,要说真话,而不是逃避。
  
   摄影不是一个可以空谈的工作,王笑飞在camp3上也和我们分享了他的工作经历,从地方报纸的摄影记者逐渐变成一名商业摄影师,这是你通过实干而取得的成果。

   能否请王笑飞发来一些你的作品,商业或者你正在操作的纪实作品都可以,分享你的工作经验。因为大家都不了解你,所以有些话可能说得也很过头,可以让作品来说话。

  另外,借着教室的气氛火热,我也在这里展开三天的作品点评。愿意听真话的摄影师,不怕挨骂的摄影师,都可以在王笑飞之后把作品发过来。大家针对具体的作品来说一下,而不是无谓地展开争论,当然也请不要进行人身攻击。我想,这对摄影教育恐怕更有好处。

   我的邮件editor@ofpix.com